北京多家商场普遍存在垃圾混装现象

多家商场普遍存在垃圾混装现象商场、超市内多数区域四个分类垃圾桶配备不全;部分小吃、餐饮商铺仍在使用超薄塑料袋

常营华联购物中心,厨余垃圾桶较少,餐饮区也只设其他垃圾和可回收物垃圾桶。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5月30日下午,记者在西直门凯德MALL地下一层一家烤面筋的商铺看到,购买小吃的顾客排了七八人,店员一边儿麻利地把烤好的面筋装进纸袋,然后在纸袋外面又套上了一层白色透明的超薄塑料袋,记者注意到,这种袋子在收银台旁放着厚厚一沓。

记者探访的西直门凯德MALL、大悦城、汉光百货等商场也是这种情况,这些商场设置有“可回收物”、“其他垃圾”等分类垃圾桶,但是垃圾混放情况都比较明显。有的商场是缺乏垃圾分类指南,有的商场标出了指引,效果也并不明显。比如,西直门凯德MALL从二层以上,每层扶梯处都有四个垃圾桶,分别为“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厨余垃圾”、“有害垃圾”,每个垃圾桶外侧均标有指引,方便顾客分类投放垃圾。不过记者翻看了2层至4层的垃圾桶,每个垃圾桶里的杂物大同小异,比如“有害垃圾”里居然有竹签子和塑料瓶,“厨余垃圾”桶里扔了不少白色纸巾。

朝阳合生汇地下二层的餐饮区,有很多网红店,顾客在这里打包食品,部分商户也提供免费的塑料袋。

在朝阳路边的plus365购物广场,记者一进门看到扶梯旁边有三个分类垃圾桶,分别标明可回收、其他垃圾、有害垃圾。垃圾桶旁的墙壁上,还张贴了垃圾分类指南,但各个桶内的垃圾分类混乱,饮料瓶在可回收垃圾桶和其他垃圾桶里都有,塑料袋和用过的纸巾在可回收垃圾桶内,有害垃圾桶内是纸巾和塑料袋、一次性筷子。

部分商场“可回收物”“厨余”垃圾桶不好找

在管庄美廉美超市,入口处和收银区出口,均设置了4个分类垃圾桶,但垃圾也是混装,一次性饭盒在有害垃圾桶里,纸巾、塑料袋和食品包装进了厨余垃圾桶。

记者以顾客身份询问保安商场里面是否有“可回收物”垃圾桶,保安很肯定地说:“有!您跟我来。”记者跟着保安拐了几个弯后,终于来到一个卫生间旁,保安指着一个大大的垃圾桶说:“您扔这儿就行。”记者一看,这里应该是工作人员进行垃圾分类回收集中处理区,放置有三大只垃圾桶,分别标有“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如果没有保安的带领,顾客很难找到这个垃圾集中存放区。

郭女士拿着剩下的半杯甜品找了几处垃圾桶,结果发现,商场里几乎每个扶梯旁都有垃圾桶,但只设置了“可回收物”和“其他垃圾”两种垃圾桶,她从一楼找到四楼,发现在餐饮区也只有这两种垃圾桶,最后,她只好将装有甜品的餐盒投进了其他垃圾桶。最后逛完商场,她在商场出口,看到了一排4个分类垃圾桶,其中有一个厨余垃圾桶。“商场里卖食品的小店挺多的,总不能为了扔个垃圾,专门跑到出口来一趟。”

5月30日,居民郭女士带孩子逛长楹天街,孩子吃了一半的甜品想扔掉,按照“京版”垃圾分类标准,剩下的半杯甜品应算作厨余垃圾,在投放进厨余垃圾桶前,要先把汤汤水水沥干,剩下的果肉部分投进厨余垃圾桶,然后将装甜品的餐盒投入其他垃圾桶内。

随着孟加拉新冠肺炎感染确诊人数的不断增加,为做好项目的疫情防控工作,中铁四局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铁路连接线项目部全面升级项目应急预案,把保障项目每一名参建人员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不断织密防控网络。项目部加强疫情防控机制建设,施行领导负责制,主要领导在岗值班、亲自指挥、具体督导,每日召开防疫碰头会,及时了解现场情况并研究部署防控措施,做到精准防控。

截至目前,孟加拉帕德玛大桥铁路连接线项目未出现一例确诊或疑似病例,实现了新冠肺炎“零输入、零感染”的防控目标。(完)

在朝阳杨闸环岛旁的国美电器,记者逛了一圈,在二楼服务台左前侧,发现了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垃圾桶,里面的垃圾种类较多,有用过的餐巾纸、雪碧瓶、塑料袋和硬纸片。转了一大圈,最后在厕所门前,记者发现5个垃圾桶,其中有四个分类垃圾桶,一个无盖的大圆桶。分类垃圾桶并没有按要求分类,有害垃圾桶内装的是纸巾,厨余垃圾桶内是纸巾、广告单页。而没有盖子的大圆桶里各种垃圾都有,包括食品包装袋、手纸等。

在物资保障方面,项目部千方百计保障防疫物资供应无虞,储备了充足的防疫物资,并根据需要为全体员工配发口罩、手套、消毒液、体温计等防护物品。此外,项目部还安排专人负责与当地政府及中国中铁经理部、中国驻外使领馆建立疫情防控联系,及时获取当地疫情第一手信息。

在制度建设方面,项目部严格实行消杀登记制度、错峰就餐制度、员工健康动态管理制、网格化管理等防控制度,加强工作区、生活区,特别是食堂、宿舍等重点区域的通风和消毒工作,做到每天早中晚消毒至少3次;职工分批用餐,且均回到宿舍单独就餐;建立职工健康台账,每天监测职工身体状况;给分散居住的孟籍员工提供居住场地,集中住宿,并采用上下班车辆接送,为中方协作队伍统一配菜等,全面防范疫情风险。

昨日,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乐仕堡乐园内,工作人员用超薄塑料袋打包食物。

商超内垃圾混装情况较普遍

本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吴婷婷

在常营华联购物中心记者也看到,每个楼层常见的是其他垃圾桶和可回收物垃圾桶,有的区域甚至只放了一个没有任何标志的垃圾桶,在餐饮区也找不到厨余垃圾桶。

报道称,这些决定是基于气象和环境管理局的一份报告,该报告预测,目前的沙尘暴预计将会在利雅得持续。

5月30日傍晚,记者在北京君太百货注意到,每层在上下扶梯处都有一个圆形垃圾桶,上面标注着“其他垃圾”字样,但里面扔弃有纸巾、塑料瓶等杂物。记者手里拿着一个空的矿泉水瓶,按照规定,塑料瓶应该扔进“可回收物”垃圾桶,不过记者绕着商场走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可回收物”垃圾桶。

部分商户向顾客免费赠送超薄塑料袋

为了进一步了解掌握队伍整体健康状况,消除扩散隐患,项目经理部积极争取后方支持,邀请国内专业医护人员赴项目部指导疫情防控,将孟籍管理人员、协作队伍孟籍劳工纳入了检测范围,重点对司机、厨师、现场施工等关键岗位人员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在朝阳路一家地下商城,一个月前记者探访时,发现这里使用超薄塑料袋并免费,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前来检查后,5月30日记者再次来到这里探访,发现“三无”的超薄塑料袋换成了合格的带标识塑料袋,不过仍然是免费提供,另外鲜花店,仍然使用黑色无标识塑料袋。

在奥林匹克森林公园乐仕堡乐园,同样存在使用超薄塑料袋的情况。昨日中午,乐园的餐饮区正在销售盒装食品,旁边放着免费的超薄塑料袋和一次性筷子。

有的顾客表示,张贴的垃圾分类指南比较粗,自己还是有点不明白,“比如饮料瓶我知道是可回收垃圾,但现榨果汁杯和奶茶杯,应该算其他垃圾吧?可我看别人都是扔进了可回收垃圾桶,我有点分不清。”市民张女士说。

有的商场即使4个垃圾桶配备齐全,但垃圾混装的现象也非常普遍,记者探访中的商场超市几乎都发现了这种问题。

郭女士的这种情况不少见,记者看到一位女士将吃剩下的食物带包装扔进了其他垃圾桶,但食物洒了出来,正好被保洁员看到,最后,保洁员只能从垃圾桶内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纸袋将地上的食物擦净。记者注意到,长楹天街商场内拿着零食的年轻人和小朋友挺多的,但吃剩下的饮品、冰淇淋往哪儿扔是个问题,商场内的厨余垃圾桶并不多。

新版《北京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中规定,厚度低于0.025毫米的超薄塑料袋属于禁用物品,北京实施垃圾分类已经一个月,记者在探访中发现,仍有商户在使用超薄塑料袋。

由于天气原因,伊玛目穆罕默德·本·沙特伊斯兰大学在26日也将停课。

记者在朝来春花卉市场看到,白色或者黑色的超薄塑料袋仍被使用,不论是卖鱼的商户,还是卖花卉的商户都会随手扯下一个超薄塑料袋用来包装商品。对于实行了一个月的垃圾分类规定,一位卖鱼的商户告诉记者:“店里还存着些以前的塑料袋,装鱼也不漏,就先暂时再用一用。”

此外,记者在君太百货商场二层一家甜品店旁注意到,这里有两个黑色垃圾桶,分别为“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但如果顾客手里拿着塑料瓶、玻璃瓶、可乐罐等垃圾,并不适合投入这两类垃圾桶里。

5月30日,西直门凯德MALL,四个分类垃圾桶混装情况明显。

美廉美超市入口处设置的分类垃圾桶。新京报记者 陈琳 摄

5月30日,君太百货在扶梯处只设置有“其他垃圾”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