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聚焦帮困戒毒人员家庭助吸毒者戒除毒瘾回归社会

中新网兰州7月9日电 (记者 崔琳)破旧、过时的老家具,老旧的门窗,斑驳的墙壁……兰州市七里河区戒毒人员李某(化名)的家因吸毒而破败。近日,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慰问帮扶小组及社区相关人员走进李某家中,看望其年过八旬的母亲,并送上米面油等生活物资,还为老人做了常规体检。

据悉,戒毒人员李某,是戒毒所的“常客”,因长期吸毒被多次强制隔离戒毒。因是家中独子,本被父母看作“养儿防老”的希望,却因染上毒品后身陷毒潭,不能自拔。

2020年冬博会9月5日在北京揭幕,虽然展会的规模有所缩小,但仍有近20个国家的500余家展商参加。作为目前全球最为知名的以冬季运动为主题的展会,本次冬博会自然也少不了讨论疫情对冬季运动的影响。虽然疫情的影响远未结束,甚至疫情依然在部分国家肆虐,但是绝大多数业内人士都表示,冬季运动因其亲近自然的特性,以及人们对健康更加重视的趋势,很多国家都已经显现出冬季运动快速复苏的迹象。

疫情的发生也导致过去几年持续高速增长的国内冰雪场地、场馆投资热潮减退。《2020中国冰雪产业趋势报告》调研发现,在崇礼,部分大型雪场暂停了新建雪道的计划,这是过去几年从未有过的事情。

记者9日从甘肃省戒毒管理局获悉,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际,甘肃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下称二所)开展“戒毒康复帮困行动”,聚焦脱贫攻坚任务,真情帮扶因毒致贫、因毒返贫戒毒人员家庭,回访戒毒人员家属,以此消除戒毒人员顾虑,上述事例便是一个缩影。

新州环境厅长基恩(Matt Kean)23日表示,由于去年夏天毁灭性的森林大火,考拉栖息地的丧失和损毁,大量考拉的生存受到威胁。

基恩说,“除非保护树木,否则无法保护考拉,而且没有比加固和扩建我们国家公园更好的保护树木的方法了。我想确保我们的孩子以及他们的孩子,在未来的很多年里都能看到野生的考拉。”

此前,澳大利亚国会一项调查指出,如果政府不立即采取行动保护考拉及其栖息地,新州的考拉可能会在2050年灭绝。

图为强戒所干警与戒毒人员家属聊天。(资料图)甘肃省戒毒管理局供图

一家在国内运营十几家冰场的国内冰雪企业也在本次冬博会上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他们的冰场已经全部恢复运营,从接客量看,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这家企业负责人认为,由于疫情仍有反复的可能,今年冬天国内冰雪运动还很难说会出现较大幅度的反弹,目前看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已经是非常理想的结果。但从未来几年看,国内冰雪运动实现强劲增长将是大概率事件,一是因为自2015年北京申办2022冬奥会成功之后形成的国内冰雪运动热潮远未到消退的时候,国人对冰雪的热情刚刚萌发。疫情只是暂停了这个热潮,一旦疫情趋于稳定,这股热潮肯定会延续;其次是疫情促使人们更加重视身体的健康,参与冰雪运动作为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会受到更多国人的追捧。

根据《2020中国冰雪产业趋势报告》,今年年初疫情发生的时间正值冬季运动的高峰期,因此疫情对冰雪企业造成的冲击确实非常明显。《2020中国冰雪产业趋势报告》调研的冰雪企业中,2019至2020冬季的营业收入下降50%的企业,占到受访企业的近四成。

说明来意之后,老人红着眼眶和帮扶干警聊起了王某在戒毒所的日常。民警播放录制好的视频,老人把听筒放到了耳旁,一边听一边答应着说话,仿佛儿子就在她的身边。民警也向老人介绍了当前我国的禁戒毒政策以及近年来戒毒模式和矫治方法。

不过,随着国内疫情防控的向好,以及新一年的冰雪季即将到来,国内冰雪行业开始复苏。

来自奥地利的一家某知名冰雪企业在本次冬博会上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疫情发生之后,他们在中国的业务暂停了一段时间,但随着中国的疫情防控持续向好,原本暂停的业务已经全部恢复。

如今,李某母亲已80岁高龄,孤苦伶仃,现独自一人生活。得知李某在戒毒所有良好表现后,老人紧锁的眉宇渐渐舒展,不断要求干警严格管理,一定要帮助其儿子将毒瘾戒掉。

临别之际,民警提议老人给王某录个视频,老人面对摄像头说着说着,眼角泛起了泪花,好似儿子此刻就在这里,老人不停地叮嘱他要“好好地戒毒”。

甘肃省戒毒管理局表示,今年以来,为进一步推动戒毒康复指导社会化延伸,坚定戒毒人员戒断毒瘾的信心,甘肃省第二强制隔离戒毒所真情帮扶因毒致贫、因毒返贫戒毒人员家庭,回访戒毒人员家属,除定期组织形式多样的慰问帮扶工作外,还积极联系社会团体和社会各界爱心人士开展慰问帮扶活动,让戒毒人员感受到政府的关怀,为戒毒人员安心戒治、早日戒除毒瘾回归社会打下了一定基础。(完)

朱东方表示,他在与国内几家雪场负责人的交流中获知,这些雪场从现在到年底的滑雪赛事全部排满了,这是冰雪运动复苏的另一个信号。在南方,一些室内雪场在今年夏天也出现了客流爆满的情况。朱东方判断,“目前国内跨省旅游放开,人员流动不再需要隔离。只要没有大的变化,相信今年冬天国内滑雪旅游的主要目的地都会火起来。”

据报道,占地3558公顷的Guula Ngurra国家公园将是139种物种的家园,其中包括20多种濒危物种,如考拉、黑鹦鹉、火红鸲鹟等。

挪威驻华大使白思娜9月5日在2020冬博会主论坛上表示:“我们在挪威看到了疫情对冬季运动的双面影响。”白思娜介绍,疫情在今年年初发生时,正值上一个冬季的末期,当时确实看到了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比如游客减少、酒店行业客流量下滑等。但是,另一方面,“让人感到比较惊讶的是,疫情对冬季运动也带来了某种意义上的积极影响”。白思娜表示,很多挪威人开始意识到他们对自然的热爱、对户外环境的热爱,他们对置身于冰天雪地的环境有了更强烈的愿望。所以,随着疫情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挪威人在森林度假露营,这个趋势相信也会在今年冬季的冰雪运动中得到体现。

正如挪威驻华大使白思娜所说,有很多人过去参与冰雪运动都是跨国、跨境的,他们会制订全球旅行计划,但现在他们倾向于在本国内参与这些运动。而中国因为巨大的人口、市场体量和冰雪运动刚刚兴起的背景,冰雪运动、冰雪旅游的内循环将有很大优势。

据IDG亚洲总裁朱东方介绍,“虽然今年雪季还没有到,但是今年崇礼几家大型雪场、度假酒店的预订情况非常好。根据走访了解,今年雪季崇礼好几家雪场的酒店已经一房难求。为什么会这样?一个主要的原因是由于国际旅游短期难以恢复,国内的中高端滑雪度假需求只能转向国内市场。不仅崇礼的雪场预订火爆,在东北和西部的雪场情况也是一样。”

无独有偶,在二所开展摸排时,发现戒毒人员王某家只有一位82岁的老母亲,且行动不便。起初,王某并不愿意民警慰问,因为吸毒已经给母亲带来了不少的困扰,经民警耐心讲解,王某希望民警捎话给母亲,让其保重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