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自行车行业为何表现亮眼

自行车行业为何表现亮眼(产经观察·危中寻机谋转型·行业篇)

上半年,我国经济运行稳步复苏,发展韧性和活力进一步彰显,但当前全球疫情蔓延扩散,我国经济下行压力依然较大。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中国制造业正迎难而上、积极谋求转型升级。

深耕产品研发、寻求跨界融合,创新发展助力企业加速转型

5月回到北京后,金宇发现线下教培机构处境两难:关也不是不关也不是。

上海浦东,一家男装店内,摆放整齐的T恤、鞋帽中,一辆怀旧风格的永久牌自行车同台展示,凑近一看,展示区的服装和鞋帽上都印有“永久”字样,“潮流”与“怀旧”在门店展示中相得益彰,引得消费者纷至沓来。

“这不是一竿子买卖,没法儿干完就撤。”有着多年美术教学经验的李杨告诉界面教育,他有不少学生,短则带了一年,长则三四年。

集中资源,借力电商,让凤凰自行车销量大幅增长,上半年业绩逆势上扬。在“618”购物节期间,公司多款产品脱销,电商销量同比大增约160%,并一举带动公司第二季度电商销量突破百万辆,同比增长56%。

自行车行业之所以能在疫情冲击下逆势增长,与疫情防控期间人们出行模式的转变息息相关。既然自行车需求因疫情影响而增加,那么在疫情过后,是否会逐渐衰减?

“这只是杯水车薪。”

“此次疫情过后,以运动健康和生活休闲为目标的中高端自行车消费将成为新趋势。”季小兵说,能否把握住机遇,是对企业研发能力的“大考”。企业正逐年加大投入,研发上百种新产品投放市场,最终形成适销对路的产品结构,获取市场主动权。

5月14日,金宇跟拍纪录片的当天,正好碰上员工和金昊讨薪。

金宇在海南呆了三个多月,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店铺的一家家关张。

“原来的预期是大概到3月,扛一扛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的工作和学习状态。但没想到,3月底国内已经控制得差不多,国外疫情又形成倒流。6月初,(北京)部分小学开学,看到点希望。”坐在界面教育记者对面,李杨把声调提高了些。

线上销售的拓展正助力自行车行业加速释放产能。以凤凰自行车为例,通过加大线上店铺产品跟踪力度,动态分析每日产品销量,实现了按需生产,根据库存及时增加产量。“目前公司生产制造已满负荷运行,订单排到9月份,最高峰时产销量接近每月100万台。”季小兵说。

根据教育部的规定,校外教育机构一次性收费不得超过3个月,这也使得线下教培机构的支撑时间大大缩短,即使是上市企业也难以为继。

“我们6月的顾客计划也都做了,跟家长沟通过复课后来机构上课的意愿,线上招聘也开启,突然就停了。对大家信心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复课遥遥无期,压力越来越大,希望越来越小。”金昊叹息着摇了摇头。

6月11日,北京市新发地批发市场二次疫情爆发,情况又变糟了。金昊当时正和李杨讨论如何去做联合运营,微信“叮叮叮”地响起。

前不久,一款凤凰牌健康单车一上市便引发关注。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副总裁刘兵道出“奥秘”——通过在车身整体添加抗菌涂层,能有效对抗自然界中的多种常见细菌,不仅如此,握把和鞍座采用新型抗菌材料制造,长期在户外使用,抗菌效果可长达两年。

“先活下来,三点水那个活,不是火。”少儿英语培训机构经营者金昊母亲对他说的这句话,被好友金宇提炼当作了该片的片名。

2018年12月,北京市教委牵头对全市教培机构进行排查,要求教学场地大于300平方米,线下教培机构为达标,增加不少扩容成本。

回顾近年来自行车行业发展节点,2003年非典疫情结束后,自行车行业曾迎来爆发式增长,随后便走下坡路,在共享单车兴起后,才重新成为重要出行方式,直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自行车得以再度进入大众视野。可见,新机遇不断涌现,但也稍纵即逝,要想长盛不衰,就要紧紧把握发展机遇,苦练内功,补足短板,提升产品质量,完善产品性能,深挖市场潜力,增强核心竞争力。

“应该至少有一半以上已经关门退租了。”不少门店玻璃门上贴着“转租”字样。奈奈向界面教育介绍,这几年昌平房租一直上涨,她的艺术中心达340平方米,每月房租逾4万元。

3月份开始研发,4月份新产品便顺利投放市场,在电商平台上线后,尽管单价比传统自行车贵了两倍,但产品月销量迅速攀升至数百辆。

“原来叫《后疫症》,我觉得有点消极。”改名后,金宇觉得比较应景。

试水直播带货、发力电商平台,线上消费逐步成为行业增长新引擎

对于社群运营进行需求管理,正在有效助力产品的优化迭代。比如曾经有用户表示,希望车辆的储物空间更大,小牛便开发了专属后备箱,并增加挂钩,让用户根据需求使用。前不久,不少用户反映APP最好能直接导航,记者注意到,在更新版中,已经可以直接在APP里进入骑行导航模式。

金昊本拥有两家校区,为缩减开支,不得已将经营四年的校区关闭。留下来的新店,逾600平米的空间分布着数间十人课的小课室、1V1的微课室,以及举办活动的宽阔场地。

“起个大早,骑着小牛去上班”“准备出发去送快递了,有一起的吗”……早上6点,打开“小牛电动”APP,群里早已热闹起来。来自天南海北的小牛电动车用户分享自己的骑行状态,与骑行爱好者交流互动。

2月时,金昊对疫情影响还未预想太多。“可能很严重,但充其量比非典严重一点,不会拖太长时间。”到了3月,金昊突然意识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金昊和金宇商量着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能做些什么。50天后,《活》诞生了。

李杨对此感受颇深,他的一位在回龙观做教培的朋友,因为资金断裂,无法退还学费,被三四十位家长在家门口“围追堵截”,年迈的父母和幼小的子女也受到很大的心理压力,“(好友)一个月瘦了十斤。”

银行又打来“催债”电话。

据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培训教育专业委员会发布的《疫情期间培训行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线下教培机构受到的冲击最大,近一半同比营收减半。尤其是中小型线下机构,出现严重亏损状况的占到85%。

在疫情之前,金昊的少儿英语培训机构有30多位老师,包括数名外教。老师们正常时期的工资在6000-7000元左右。现在还剩不到10位老师,前台、行政、保洁等一些职能类员工也都离开了。停课期间教师们只领社保和基本工资,收入少了一半。

教师是教培公司的核心资产,疫情期间也在为家长持续服务。因此不能轻易地因为暂时的停摆辞退老师。

不断在跨界中进入新的成长区,永久自行车仍在蓄力。“下半年,永久将把目光投向年轻人喜欢的电竞行业,携手网易开启新的跨界合作。” 颜奕鸣说。

曾采访两岸领导人会晤的人民日报社政文部台港澳采访室主编王尧表示,媒体人既是两岸关系的见证者和记录者,也是参与者和推动者。两岸媒体应继续发挥社会公器作用,以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为己任,坚决维护“九二共识”政治基础,合力讲好“两岸一家亲”的故事,积极弘扬中华文化,拉近两岸同胞心灵距离,推动两岸关系不断向前发展。

除了京津冀,全国其他地方的线下教培机构都已陆续复课。据爱学习教育集团的官方不完全统计,截止5月6日,全国已有近2000家校外培训机构迎来了复课。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卫东说,两岸领导人在历史性会晤中达成一系列重要共识,指明了两岸关系发展的方向、基础、途径和目标,创立了两岸关系发展的新范式、新标杆。会晤成功举行的宝贵经验、蕴含的政治智慧及其所指引的方向道路,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两岸关系发展具有重要启示作用,即必须始终坚持体现一中原则的“九二共识”;要增进政治互信,务实改善和发展两岸关系;要坚决反“独”遏“独”,坚定两岸关系和平发展道路自信。

“整条街都空了,挺震撼的。”7月4日下午四点多,在昌平区中心区域的一幢商业大厦里,金宇向界面教育回忆。

金昊所处的窘境也是大多数京津冀地区线下教培校长的缩影,他们在疫情期间经历着催债、退费、筹钱等尴尬场面。

但是李杨和奈奈所在的商业大厦不属于国有房屋,房东并未提出任何减免或延期交租。

今年2月,成立13年、曾在新三板上市的教育机构兄弟连培训倒闭,成为在疫情发生后最早倒下的企业之一。

采访中,不少自行车企业分析二季度业绩提升的主要原因是,线上销售渠道的拓展和产品的不断推陈出新,记者发现,除此之外,一些企业正在深耕自行车的潜在市场需求,从生产制造商变为生活服务商。

中国国民党大陆事务部前主任、中华两岸新时代交流协会理事长黄清贤指出,2008年至2016年,正是因为两岸双方共同坚持“九二共识”,才获得丰硕成果与和平荣景,让两岸关系处于和平稳定的状态。国民党如想巩固该党的两岸关系历史地位,应大力宣扬“九二共识”带给台湾的利益,为两岸关系和平稳定发展作出积极贡献。如果民进党当局能够正视台湾民众对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期望,回到“九二共识”正途上来,则两岸关系有机会“拨云见日”。

“从即日起,暂停各类校外培训机构所有线下课程和集体活动,恢复时间根据疫情进展另行通知。”1月26日,北京市教委的一封通知让北京市所有线下教培机构陷入停摆。

疫情期间,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房租减免政策:国有房屋会对出现经营困难的小微企业予以三个月租金减免;并鼓励非国有房屋出租人考虑承租人实际情况,平等协商后,减免或延期收取房屋租金。

“疫情防控期间,骑车出行因通风条件好、使用方便、可避免人与人之间近距离接触等优势,成为很多出行者选择的交通方式。”于是,刘兵和他的团队开始琢磨,自行车长时间暴露在户外,能否研发出新产品,有效守护骑行者身体健康?

值得高兴的是,采访中,记者观察到不少自行车企业已从被动转战线上到主动拥抱直播,从固守自有领地到大胆跨界创新,从专注传统功能到开拓产业空间,新业态新产品新服务不断出现,焕发出勃勃生机。紧抓机遇,赓续前行,相信中国自行车行业定能获得更好的发展。

李杨的少儿美术机构和奈奈的儿童艺术中心,都位于北京昌平区的一个商业大厦内,大厦地上9层,地下2层,占地面积约几千平方米。这里聚集着大大小小数十家教培中心,涵盖英语、美术、音乐、乐高等不同类型。

“多数教培机构都是经过市场三至五年的检验才存活下来,如果不是因为疫情这种极端行情,正常运营也不会面临消亡。”金宇对界面教育说。

这几乎成为金昊的日常。“债”是之前运营欠下的贷款,“如果公司处于正常运营中,贷款不是问题,周转一下几个月就还清了。但现在没有收入进来,资金链完全断裂,就变得非常棘手。”

挖掘社交需求、涵养文化属性,从制造企业变身服务企业

除社交属性之外,自行车还有文化属性。前不久,在江苏无锡市,一场由雅迪电动车主办的“城市骑行节”引来市民广泛参与。“不仅要给消费者推介新产品,也要向公众普及骑行文化,为自行车产业涵养文化属性。”雅迪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沈瑜说。

疫情刚爆发时,李杨也没意识到这会是一场持久战。

“因为我们确实就想要个明确的说法,但是您现在给不了我们。”在短片里,听到员工这番话后,金昊为难地双手合拱,手支着下颚,沉默了。

不同于影院、餐饮等其他服务行业,线下教培有着自己的行业独特性和迫切性。金昊解释说,教培行业采用的是预付款方式,如果一直不消课,预付款就无法转成收入,现金流就断了,机构也就难以存活。

除了贷款和工资,退费也让培训机构头疼。对于家长来说,最大的顾虑是担心培训机构因为资金紧张无法退还学费而跑路。

事实上,自行车作为体验型消费品,转战线上还须掌握门道。“线下购车优势在于体验,线上销售要充分还原体验感。”前不久,小牛电动首次将新品发布会搬到了线上。直播间里,小牛电动首席执行官李彦亲自上阵,现场试驾,演示并交流产品性能,短短4小时内预订便超3万台。“直播解决了过去线上销售‘感觉不到’的问题,试驾让消费者身临其境。”在李彦看来,交易转到线上,线下物流保障也要跟得上,让消费者一键下单后,就有门店人员第一时间配送上门。

在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中国制造业发展要克服哪些困难,又将迎来怎样的机遇?今天起,本版推出“危中寻机谋转型”系列报道,从一个行业、一个产业集群、一个平台等小切口入手,展现中国制造业主动作为、化危为机、推动高质量发展的生动实践。

店面房租、员工工资、学员退费是压在教培线下机构身上的“三座大山”。

他们的故事被导演金宇拍下来,成为教培行业纪实短片《活》的一部分。

如今,全员上阵、直播带货已成为凤凰自行车这家老企业里的一道新风景。公司副总裁季小兵告诉记者,目前70%左右的线上店铺都实行了直播带货,几乎每位业务员都熟练掌握了运镜拍摄、卖点介绍、系统调试等直播技能。

金昊在和房东沟通协商后,对方同意延缴到七月。“先交一个季度12.5万元。压力依然很大。”

“这样的紧追猛打只能加速我们死亡。这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们无路可走,申请破产,但破产导致的后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之内,所有的债务清零,最直接的经济损失还是落在家长的头上。”金昊有些激动地对界面教育说。

台湾青年代表、闽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助理教授李姿莹表示,两岸领导人历史性会晤以来,大陆又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惠台利民政策措施,让她真切感受到两岸之间深厚的同胞亲情。她希望两岸关系能够和平稳定发展,两岸经济文化交流合作能够不断扩大,让更多优秀台湾青年能在大陆找到实现人生理想与抱负的舞台。

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8%,实现由负转正;行业利润同比增长13.6%,经济效益回升……1—5月,我国自行车制造业逆势增长、成绩喜人。仅5月,自行车产品产量就同比大增近45%。

“疫情防控中,人们的出行模式改变了,进而掀起了这波自行车消费热潮。”中国自行车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全行业要抓住这一产业发展新机遇,从新模式中开拓市场、从新产品中赢得主动,从新服务中捕捉商机,提升产业在人们生活中的重要性。“疫情冲击是短暂的,行业发展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疫情过后需求还将持续释放,自行车销量还会保持增长,行业高质量发展步伐将进一步加快。”

这场服装与单车的“碰撞”,源自永久自行车公司的主动跨界。作为中国最早的自行车整车制造厂家,永久这家传统老字号如何赢得年轻人的青睐,是公司董事长颜奕鸣一直思考的问题。“今年通过推出联名款自行车、文化衫,不仅带动销量逆势增长,6月销量破50万辆,更在年轻群体中打响了品牌。”颜奕鸣介绍,目前公司销售人群结构中,80后90后已从去年的不足50%提升至超过80%。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严安林指出,两岸领导人会晤所作的务实安排体现了两岸中国人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包容共济的政治智慧;两岸政策的生命力根植于努力为两岸同胞谋福祉。会晤在两岸关系发展中的重要地位、巨大作用与现实启示,仍是推动两岸关系不断前行的强大动力。(完)

基于小牛电动车智能APP,不仅能够实时查看车的位置,实现人车互联,提升驾驶安全性,还能为有共同爱好的群体提供交流平台。“目前全国已有50多个小牛电动车交流平台,覆盖超过110万用户。”在李彦看来,消费升级带来需求变化,用户越来越在意骑行体验。在电动车的工具属性之外,开掘其社交属性有望成为两轮车发展的新增长点。

正是看到了自行车社交属性的广阔前景,小牛电动车正在从做产品延伸到搞服务。最近,小牛APP上线“骑记”功能,用户可以将自己的骑行轨迹和沿途风景晒出来,进行骑行社交。李彦认为,“未来除开发更多新品外,要提供更优质的社交服务,拓展电动车的想象空间,这样才能让两轮车不断焕发新生机。”

“现在给大家推荐一款儿童自行车,整车通体粉红、采用高碳钢材质,安全又可爱!”在上海凤凰自行车有限公司儿童车销售中心,新品展示区变为“直播间”,公司员工正通过淘宝直播在线推介新款车型。一天下来,引来数万人“围观”,成功销售上千辆。

试水直播带货、瞄准线上销售,看似是疫情防控期间的应急之举,背后却是自行车企业发展路径的一次抉择。3月份,随着各地供应链工厂加速复工复产,自行车产能很快提上来了,但销售渠道却迟迟打不开。“过去自行车销售多以线下门店为主,疫情防控期间传统线下销售渠道受阻,眼瞅着1300多家门店开不了,客流也在减少。”几经思量,季小兵决定将资金和精力转投线上,“在线面对消费者是大势所趋,疫情防控中加快了企业的线上布局,去年线上线下销售比是4∶6,现在正好翻了个儿!”

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冲击,自行车行业为何表现亮眼?自行车这一人们出行的“老物件”,为什么能焕发出新生机?近日,记者采访了一些自行车企业及行业专家,探寻自行车行业的发展之道。

疫情防控期间,一些自行车企业致力研发,奋力将“根茎”向下扎,也有一些企业寻求跨界,努力将“枝叶”向外扩。

金昊的培训班开在北京市昌平区,在连续数月疫情的反复冲击下,金昊被房租、员工工资、学员退费压的喘不过气。

中国自行车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疫情防控期间,线上新型消费迸发出巨大潜力,线下不再是自行车产品销售的唯一途径。随着行业骨干企业纷纷采用线上新零售模式开拓市场,线上消费将逐步成为行业增长的新引擎。

轻巧方便、制动灵敏,已成为时下不少自行车售卖时的主打关键词,但你听说过功能定位为防菌的自行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