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猪流向台军伙食超过300亿大饼藏玄机恐危及18万台军“官兵”健康

@锐看台湾报道 蔡英文8月底宣布明年元月开放含有瘦肉精的美国猪肉和全龄美国牛肉进口,遭在野党批评危害民众健康。美猪来势汹汹,台湾教育机构抢先宣示“未来校园一律使用自产猪肉”,卫福机构负责人陈时中也说“我没有要带头吃,我是不得已的”,不少业界人士和民代都认为,美猪在民众接受度低和业者考量利润下,最终势必流向台军伙食,危及18万台军“官兵”的健康。

目前台军的三餐肉品,仍以猪、鸡、鱼为大宗,其中猪肉松是最常采购的副食品,“台军副食品相关产业,每年至少有300亿元产值。”一名军方人士私下指出,军队伙食是否采用美猪,不只是单纯的政策问题,更涉及现实商业利润,除非蔡英文或行政机构严令禁用,否则业者折本求利,自然不在话下。

“首先要重建学生的学习兴趣。”他开始思考如何“对症下药”。

作为江西省重点中学于都县第二中学的语文教师,赖扬平援疆前所带的高一18班32人中,去年有29人考上一本院校。相比之下,位于国家级深度贫困县的雪松中学,教育资源匮乏。

学生学习进步了、做了好人好事、劳动卫生表现好、上课积极回答问题都可以获得“赞”。5个“赞”换一支笔、20个“赞”换一副乒乓球拍、100个“赞”换一个篮球或一本新华字典……超市里,所有物品都“明码标价”。

学生每完成一个小目标,赖扬平就及时兑现一个奖励:能流畅地背诵一篇新学的课文,就奖励一根棒棒糖;考试有了进步,就专门抽出一节课的时间,奖励大家看一场电影;完成一次集体活动,就奖励一场生日聚会。

图为参加义诊的罹患先天性心脏病孩子家庭。王磊 摄

“那公共汽车停靠的地方是什么?”“公共汽车站。”

这让赖扬平有些惊讶,“这20几个从偏远牧区来的孩子或许不能完全理解什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但从他们每句‘老师您好’的问候中足以窥见他们对教师这一职业的向往,军人戍守边疆的崇高和神圣感也已深深烙印在他们心里。”

“如果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在爱心超市兑换到需要的物品,会更有成就感和被尊重的感觉。”赖扬平说。

到祖国最西端的新疆阿克陶县支教3年,来自江西的语文教师赖扬平和同伴尝试为当地开垦一块教育改革“试验田”。

最初的支教时光,用赖扬平的话来说,“浑身都是劲,却不知如何使出来”。

赖扬平发现,在这套奖励和考核标准下,学生慢慢变得更有自信。一段时间后,一些后进生开始主动思考,如何让自己表现得更好,并自觉向身边的榜样看齐。“有了积极向上的学风,大家一起朝着一个目标努力,整个班级更有凝聚力了。”

早读课上,赖扬平鼓励学生大声朗读,可一些学生宁愿在教室外拖拖拉拉地扫地,也不愿进教室早读;晚自习时,总有学生在校园打球、聊天和闲逛;上课铃响,常常是老师赶学生进教室,然而上课没几分钟,就有好几个学生趴在桌子上睡觉……

“有时解释来解释去,还会把自己给绕进去。”赖扬平笑着回忆。

“我叫赖扬平,是你们的语文老师,赖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姓氏……”在新疆阿克陶县雪松中学支教的第一节语文课上,赖扬平进行了10分钟的自我介绍,可到了学生的作文本上,他的名字还是被写成“懒羊皮”“来样平”。

一位不愿具名的“绿委”则指出,“开放美猪进口之后,民众常吃的香肠、肉松和包子等食品,都可能含有瘦肉精。民众并非一味拒绝进口,但行政机构有义务清楚告知民众’吃下肚的是什么’。”他也坦言,“食品安全是另一种形式的地区安全。‘三军统帅’挺瘦肉精美猪,台军弟兄只好瞎挺‘三军统帅’,闷着头吃瘦肉精,这不只是安全破功,也让台湾堂堂男儿承受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2017年2月25日晚,赖扬平跟随由110人组成的江西省第九批援疆队伍,跨越5000多公里,抵达我国最西端的阿克陶县,被分配到雪松中学教语文。

多年来,江西省已有上百名教师先后前往阿克陶县的雪松中学、梧桐中学、小白杨小学等6所学校开展“组团式”援疆支教,给南疆地区的教育带来新气象。在这里支教的3年中,赖扬平和同伴也尝试为当地开垦出一块教育改革的“试验田”。

据了解,2020年是云南希望工程实施30周年,也是“国立爱心基金”设立10周年。截至目前,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心”生命救助计划已经资助2000余名家庭困难先心病患儿入院就医。其中,张国立先生已联合爱心人士捐资通过云南青基会“国立爱心基金”帮助400余名家庭经济困难先心病青少年重获新生。(完)

进疆满一个月时,赖扬平和来自江西的10名援疆教师第一次上山“走亲戚”。一路上,他们穿越戈壁和盐碱地,经过4个小时的跋涉,才到达目的地阿克陶克孜勒陶乡阿尔帕勒克村。

作为一名教师,赖扬平相信,每个孩子都是一粒花的种子,只不过花期不同,“在这个被称为‘帕米尔高原明珠’的地方,春天来得特别慢,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课余时间,赖扬平给雪松中学学生辅导语文。

“轮船停靠的地方就是码头。”这样一类比,学生终于听懂了。

在雪松中学七年级13班的墙上,五颜六色的便利贴上写满了这些十六七岁孩子的梦想。43个民族地区的学生里,有14个孩子的梦想是当教师,还有13个孩子的梦想是当特警或军人。

读拼音、写笔画,一切都从最基础的开始教起。赖扬平在早读课带着学生大声朗读课文,纠正汉字发音,还举行朗诵比赛,鼓励学生大声说普通话。

雪松中学的3400名学生多数从小学习柯尔克孜语和维吾尔语,国语基础差。“一个班40多人,语文能考及格的不超过5人。”赖扬平如此描述这所民汉合校当时的基础教育面貌。

但很多时候,学生认识某个汉字,却理解不了它的意思。“码头是海边、江河边专供轮船或渡船停泊、装卸货物的地方。”“什么是海和轮船?”有不少孩子没见过海和轮船,更无法理解“码头”的意思。

爱心超市特别关注了贫困学生,赖扬平叮嘱其他教师,在奖励“赞”的时候,可以偷偷地给贫困的学生“放一点水”。不少贫困生在学校几乎没有零花钱来购买生活用品和文具。一开始,赖扬平曾想给他们捐点东西,但又觉得这像给学生“贴了标签”,怕学生容易产生自卑感。

在该村走访、看望结亲户途中,赖扬平发现,当地许多初高中毕业生都在家中放牧,没有选择升学或外出工作,“很多牧民世世代代的梦想就是放更多的羊”。

在超市“老板”赖扬平的倡议下,雪松中学还成立资金管理委员会,由校团委第三方专人负责,学生参与管理,实时公布每一笔捐款的明细和流向。

据调查,1996年台湾曾创下逾千万头养猪高峰,后因口蹄疫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等因素影响,目前猪只养殖数量已减至约600万头,生产成本每公斤落在65至70元之间,而美猪进口成本每公斤仅约40元,两者价差颇大;此外,民众平均每人每年吃掉的猪肉约35至40公斤,牛肉最多才6公斤。

用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雪松中学八年级4班学生给赖扬平过集体生日。

不久后,一张早读课任务表出现在雪松中学七年级13班和14班的墙上。

超市里有赖扬平外出采购的笔、地球仪、台灯、水杯、牙膏、毛巾、洗衣粉、衣架等物品。学生可通过参加一次集体劳动或一次文艺汇演等方式集“赞”免费兑换想要的物品。

上学期间,学生吃住都在学校,一个学期才回家一次。集中办学后,一些牧民未能转变观念,宁愿让孩子在家里放羊,也不送他去上学。于是,每学期一开学,赖扬平就和当地教师一起乘坐学生接送专车,用一个多星期时间,去各个村“捡豆子”(搜集学生并接回学校上课――记者注)。

“请大声喊出采用自产肉品,别把台军弟兄当实验品。”军职出身的国民党“立委”吴斯怀痛批,防务部门对美猪的态度不如教育机构坚定,负责“保家卫台”的“三军”,经常帮忙消化滞销农产品,如今更可能得食用会危害人体的美猪,叫人情何以堪。

为了激励学生学习,2017年9月,赖扬平发动已毕业的学生、朋友和亲友同事募捐,筹集到两万多元启动资金,在雪松中学办起“长征源爱心点赞超市。”

爱心超市的物品可由个人兑换,也可多人集“赞”,兑换物品后共同使用。教师对学生的考核和评价标准,也不拘泥于学习成绩,学生的精神面貌、学风、品德任何一方面有进步都能获得教师的认可和尊重,继而获得奖励。

作文课上,赖扬平在黑板上写下“题目自拟”。最后作文本收上来,有三四个学生的作文题目就叫《自拟》。

随后,符合手术及资助条件的11户家庭,将于本月安排前往项目合作医院进行治疗,并得到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国立爱心基金”的资助。

校园里的“爱心点赞超市”

阿克陶地区地广人稀,许多学生的家在离学校几百公里外、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牧区。每年10月起,山上的牧民就赶着牛羊下山过冬,等到来年4月后,再回到山上。牧区半山腰以上的地方,常年积雪覆盖。

在赖扬平眼中,每个孩子都是一粒花的种子,只不过花期不同,“在这个被称为‘帕米尔高原明珠’的地方,春天来得特别慢,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花开。”

此前赖扬平曾向学生“诉苦”,“老师坐了8个小时的飞机才来到阿克陶”。话音刚落,讲台下一名来自偏远牧区的学生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从山上到县城也要8个小时。学生还告诉他,大雪封路,班里还有一名同学现在也没能来学校。

通过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国立爱心基金”的资助,困难家庭基本可实现手术费用零负担,让广大青少年能充分感受到党的关怀和社会主义大家庭的温暖。

在赖扬平看来,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些孩子没有立志读书改变命运的强烈愿望。

赖扬平想了个法子。“火车停靠的地方是什么?”“火车站。”学生回答。

赖扬平将每天20分钟的早读课细化到每天读几个字词、背哪篇课文。每天早读前,赖扬平还会提前站在教室门口,督促学生进教室。

在重重困难面前,赖扬平决定从纠正散漫的学风入手,将学生拉回课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