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信科技如何守住显示材料行业巨头的位置

一部手机、一台电脑、一块手表、一个显示器,这些随处可见的电子设备都离不开屏幕。可见,平板显示产品在人们日常生活、工作乃至社会经济发展中具有重要作用。

普通民众很少会关注,一块平淡无奇的屏幕背后的产业链。其实,从终端到平板显示再到平板显示材料,这一产业链的背后隐藏着许多优秀的企业,今日亿欧科创便来解析一家专注于平板显示材料产业的龙头企业-长信科技。

浓厚的红色氛围,深深影响着后人,特别是年轻一代。陆强是回村工作的大学生“村官”,工作之余,他会不时到“红色长廊”走走,英雄们的事迹让他感触良深:“过去条件这么艰苦,靠着先辈们挺身而出,才让我们能享受到今天的和平与幸福。我们不能不珍惜,不能不努力。”

长信科技业绩表现突出的主要原因在于,长信科技在汽车电子、消费电子、可穿戴设备领域触控显示模组领域具有头部效应,并且该公司与国内核心高管客户保持着稳定供货关系。

来自相邻村庄的老党员金银龙仔细读了长廊上每一位革命先辈的事迹:革命年代组织民众奋起反抗的蒋梯云,忍受敌人酷刑也要保护同志的叶定远,被捕后受尽酷刑仍坚持斗争、壮烈牺牲的顾杏生,生活拮据仍嘱咐女儿当掉手表交党费的杨宝余……这桩桩事迹和种种精神,让金银龙和在场的其他党员都被深深打动:“党史是‘四史’学习教育的一部分。堰泾村‘红色长廊’这样位于家门口的红色教育资源,让我们有了更多切身感触。”

由于,触控显示器件产品具有更新换代快、市场竞争激烈的特点。所以,长信科技十分重视技术研发的投入。

值得庆幸的是,长信科技已成功进入苹果的OLED可穿戴显示模组供应链。随着智能手表持续放量,柔性OLED显示模组将会成为长信科技下一个业绩增长点。

长廊上,写着革命先辈杨宝余的事迹;长廊边,杨宝余的女儿杨明华回忆道:革命年代,家里很苦,但无论多苦,甚至不惜把手表当了,父亲也都会按时交党费。杨明华至今仍记得,自己曾帮父亲代交过党费,这也提醒她:“党员这个身份,在父亲心中有多重的分量。”成年之后的杨明华和弟弟杨明凡,以及其他后人,始终牢记自己是革命者的后人:“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要对得起这个身份。”而今,每年重阳节,杨明华和弟弟都会为村里的古稀老人送上一份礼物,作为对父亲革命情操的延续和坚守。

村总支书记蒋蕾说,堰泾村的地下党数量约占松江区的1/4,革命史料丰富。在相关部门支持下,村委会正着手编辑 《红色堰泾》,年内有望出版;村里还将不断探索把红色资源化为旅游教育优势。革命精神生生不息,红色故事依然鲜活。可以预见, “红村”堰泾挖掘红色文化的步伐也将继续不断向前。

夏日的堰泾村,雨水将草木洗刷得格外青翠,建成不久的 “红色长廊”也显得更加精神。在展示区,一张张承载着厚重历史的老照片,一段段洋溢着饱满激情的文字,配合现场讲解,让前来参观的党员们,立刻沉浸在 “红村”浓厚的红色氛围中。

与此同时,长信科技在柔性OLED显示模组的投入初见成效。据了解,长信科技发行可转债投资的智能穿戴项目进展顺利,已实现柔性OLED显示模组批量出货,其客户包括华为、华米、Fitbit、Samsung等国内外知名厂商。

平板显示材料行业作为移动互联市场的上游产业,下游需求对其发展有直接决定作用。因此,技术对于平板显示产业来说至关重要。长信科技能够得到诸多行业巨头的认可,自然离不开其雄厚的技术实力。

业绩稳定增长的“靠山”

如今,长信科技在ITO导电玻璃业务、TFT面板减薄业务、中大小尺寸触控显示一体化业务、中小尺寸手机显示模组业务均处于行业龙头地位,而且,长信科技手握高端客户资源,竞争优势十分明显。

与其他行业巨头相比,长信科技的估值并不高。不过,看似低调的长信科技却有望成为2020年最有爆发力的个股。

革命先烈顾杏生之子顾留章告诉记者,1945年父亲被捕牺牲时,自己只有两岁,“我还太小,对父亲没什么印象”。不过,通过有心人对史料的整理和知情人的描述,父亲伟岸的形象在他心中一点点丰满起来。

因此,长信科技手持高端客户的高端业务,自然受到行业周期影响的可能性会更小,公司业绩波动自然不大。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长信科技的营业收入为96.1亿元,较上年下降了12.7亿元,而长信科技的净利润从2014年开始便保持着稳定增长。长信科技如何做到,在营收下降的同时保持净利润增长?

从长信科技历年来的研发费用可以看出,长信科技的研发费用逐年增加,仅在2019年上半年,长信科技的研发投入便达到1.21亿元人民币,较同期增长了224.05%。由此可以看出,长信科技为保持行业竞争力,不断加大新产品、新工艺和新技术的研发投入。

首先,长信科技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长信科技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8.0亿-9.5亿元,同比增长12.4%-33.4%。

据了解,长信科技为特斯拉Model S/X旗舰车提供中控模组,独供比亚迪的唐、宋、秦等热销车型的中控屏模组,并且进入大众汽车,福特、菲亚特车载供应链体系。同时,中大尺寸触显一体化模组业务已打入国际、国内高端新能源智能电动车客户供应链,其终端客户包括小鹏、蔚来等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长信科技在面板减薄领域积累深厚,减薄工艺可实现薄化至单面0.1mm的精度,技术领先优势明显。且面板减薄产能和市占率均位居国内首位,龙头地位显著。随着UTG玻璃需求的逐步提升,长信科技有望率先受益。

持续的研发投入加之超前的市场判断,让长信科技在稳固现有业务的同时不断开疆拓土。如今,长信科技凭借着多元的业务结构以及雄厚的技术实力,保持在行业第一的位置。未来,在5G换机潮的推动下,长信科技仍有广阔的升值空间,其垄断地位依旧难以撼动。

长信科技的传统业务ITO导电玻璃板块,长信科技连续多年保持行业产销规模及盈利水平第一;长信科技的中大尺寸触控显示一体化业务板块,其中触控Sensor业务已成功转型为以车载、工控为主,终端车企品牌覆盖率高、车型覆盖面广。

因为在革命年代走出过24位地下党员,松江区叶榭镇堰泾村获得了“红村”美誉。随着红色历史不断被抢救、红色文化不断被传播,最近,堰泾村入选成为“四史”学习教育现场基地。一批又一批党员干部群众来到这里,将先辈故事化为涵养当代人的精神养分。

2000年成立、2010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的长信科技,早已成为显示模组与玻璃盖板减薄龙头。在愈加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长信科技却一直稳步发展。在这背后有着哪些经营秘诀?本文将会一探究竟。

如今,牵头从事堰泾村革命史料搜集整理的是上级组织委派的驻村指导员王磊。自从去年夏天驻村之后,王磊就从镇相关部门和村委干部手中接过了这一工作。近一年来,他到处寻访知情人士和先辈后人,翻阅史料,整理成的文字已达十几万。“红色长廊”的主要内容就来自他的整理,而更多文字图片则被制作成幻灯片,在堰泾村村部播放。

与其他“红色基地”相比, “红村”的一大特点,在于这里既是革命先辈生活的村庄,也是他们曾经战斗的战场。堰泾村乃至叶榭镇,都留下了他们的印迹,除了物品、文字,还包括记忆,一些先辈的后人,今天依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堰泾村入选“四史”学习教育现场基地之后,一些先辈后人也成为“客串讲解员”,为参观者讲述自己的体会,这使得“红村”的红色历史更加立体丰满。

不过,折叠手机的最大难题便是折叠屏。因为,折叠屏在保持玻璃的高强度的各项特性外,还需要满足易弯曲性需求。业内人士认为,UTG(超薄玻璃)将成为新的技术发展方向,而玻璃减薄是UTG产业链中两个核心环节之一。

不过,长信科技想在智能手表市场抢占份额,苹果订单最为重要。Strategy Analytics发布新一季度的智能手表出货量报告显示,2019年Q3,全球智能手表出货量达到1400万,同比增长42%,而Apple Watch独揽智能手表市场半壁市场。

一向具有前瞻性战略眼光的长信科技,正在密谋什么?从终端市场来看,2019年,三星华为相继推出了折叠屏手机。可以预估的是,2020年市场上会出现更多的折叠屏手机,折叠屏手机有望成为大趋势。

多年以来,长信科技一直坚持着中高端战略,使其诸多业务线跳出了恶性竞争的怪圈。同时,中高端客户遴选合格供应商的认证程序严格复杂且历时较长,而且他们很注重供应商生态系统的打造。所以,一旦通过其认证并批量供货,一般不会轻易更换,客户黏性较高。